• 首页
  • 论坛
发新帖
xhppeace 发表于 2019-10-7 11:0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六年前,家里逼婚逼得紧,为了不让父母再操心我的婚事,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做雯雯的女孩子,她比我大两岁,为人很主动,那时候是我第一次坠入爱河,我爱的死去活来,不管不顾。
不过雯雯的家在外地,而且还提出了一个条件,那就是我必须得入赘她家。她家在广州的白云机场附近,也算是有点钱,在雯雯得诱导下,我不管父母的反对和朋友轻蔑的目光,只身来到了广州白云。第一次见到雯雯,她长相一般,当天就催促着我和她领证,我糊里糊涂的就那样和雯雯领了证。
以前我以为结婚是一个很严肃很隆重的事情,但事实和我想象的却差的很远,当时的我觉的只要两个人相爱,这些事情都无所谓的。但当我伸手去拉雯雯打算牵着她的手去给她买几件衣服的时候,雯雯冷冰冰的甩开了我的手,目光之中多了分鄙夷的光芒,不冷不热的就催着我回家。
我攥紧了拿来的八万多块钱的彩礼钱来到了雯雯的家中,雯雯的家并不大,也就70多平米,住了四口人,她还有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弟弟,喝的醉醺醺的倒在沙发上。雯雯的母亲冲出房门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有没有带彩礼钱,我点了点头,小心翼翼的将存了几年的八万多块钱拿了出来,雯雯的母亲一把抢了过去,看了好几遍,这才脸色好转了点,打发我住在她家。
xhppeace 发表于 2019-10-7 15:06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没有欢迎的宴会,也没有婚礼的仪式,当天晚上我有点不知所措的坐在床边,看着窗户里的夜空,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有点草率。父母都是农民,上了年纪,腿脚也不是很好,我就这么不顾一切的离开了他们,到了别人家里,真是可悲。
雯雯洗完澡走了进来,耷拉着脑袋扫了我一眼,便冷冰冰的扔给了我一个枕头让我睡在地上,我木然的看着眼前那个曾经在屏幕里热情可爱的雯雯,有点哽咽,我终于爆发了,我歇斯底里的质问雯雯为什么要这么对我。她只是淡淡的那一句,就算她再怎么堕落,像我这样的人,也配不上她。
这一夜,我迟迟未眠,我想回家,可我又不敢回家,我捏着手里刚领的结婚证,眼泪刷刷的留了出来。床上的雯雯呼呼大睡,客厅里她的弟弟耍着酒疯,我能听到她母亲在隔壁房间搓麻将的声音混合着笑声,而我就像是一个可悲的小丑。
入赘后的几个月,我除了白天上班,早上给他们一家人做早餐,晚上回来还得洗衣服做饭,每个月的工资才刚到手就被丈母娘直接拿走了,雯雯更是几天几天的不回家,我在他们家活得比佣人还佣人。
他们一家人都不上班,但雯雯的穿着却并不便宜。我质问雯雯,雯雯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,她告诉我,她有男人,但那并不是我。
后来我在邻居的口中终于打探到了,雯雯以前是给不少男人当小三的,被别人老婆抓了好几次,也丧失了生育能力,她们家的名声在这一块早就是臭名远扬,根本就没人愿意娶她,而我就是那个不远千里跑来的傻子。
那也是我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第一次被践踏得体无完肤,毫无保留。我哭着哭着笑了,我笑我的可悲,我笑我的愚蠢。我拿着证据去质问丈母娘的时候,丈母娘没有丝毫的惊讶,反而威胁我,要是我敢离婚,他们家一定会闹得我在广州生存不下去,而且像我这样的人,是配不上她女儿的,当初的八万块钱也别想要回去。
我尝试的离了四五次婚,可每一次丈母娘都带着家里的人去单位闹的沸沸扬扬,几次折腾下来,婚没离成,我的工作也没了。广州这块土地,灯红酒绿,车来车往,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没了工作的我,在雯雯的家里面更没有了地位,甚至连吃饭都不让我和他们一个桌子,雯雯也不再避讳,每天和丈母娘各种奚落嘲讽我。
几个月后,也许是丈母娘觉得我没利用价值了吧,让雯雯主动提出了离婚。当走出民政局,看着手中的离婚证的时候,我笑了,我也哭了。雯雯随手将结婚证扔在了地上,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送给了我一句刻骨铭心的话,我现在还记得她那句“像你这样的蠢货,擦盘子我都嫌你费劲。”
浑浑噩噩地混了一年后,我辞去了工作,没有了向往,也失去了那所谓的婚姻和家庭,我,一无所有。
那年过年的时候,我回到了老家,这一年间我基本没联系过家里,现在也没脸联系家里。走在曾经熟悉的街道上,我莫名地心酸起来,我的一切都留在了广州,现在的我一无所有,又该何去何从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xhppeace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0-7 17:0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,上天在给你关上一扇窗的时候,也会给你打开一扇门。
不知不觉之间我走到了一家店面的门口,看着温和灯光下肃穆的佛像,我禁不住地走了进去,也许这里会有我要的答案。
店员并没有因为我看上去有些许落魄而对我冷眼,反而很是温和地倒了杯茶水让我坐了下来。我本想只是烧一炷香就走,可店员的温和态度让我逐渐地敞开了心扉聊了起来。许久没有倾诉过心事,心中的苦闷和心酸也压抑得我难以入眠,我竟忍不住将这些日子的苦难一一倾诉了出来,店员也没有烦躁,就这么一直静静地听着我说完,这才递过了一杯水一张纸巾,带着暖暖的笑容告诉我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
然后她又细心的开导了我一番,热心地帮我解答了香意,测算了我迷茫的一些事情。原本还迷茫的我,听到了解答突然间豁然开朗,仿佛又找到了方向一般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城市中感受到了如此庄严却又温暖的地方,我也是第一次相信,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和我那丈母娘一般。临走的时候,店员又加了我的微信,再三的嘱咐我,有事别压心里,福运年永远欢迎所有人来倾诉。
突然间,我脑中灵光闪动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xhppeace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0-7 17:02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为什么不能做一家这样的店呢?像我这样的人社会上肯定也不少,这不就是一种商机!况且这样的店不仅可以使我重新振作重新发展,还可以温暖他人,让他们在面对压力的同时,还有一个可以倾诉的港湾。这何尝不是一种福报呢!
一旦有了想法,就会有冲动,但是另外一个问题也摆在了我的面前,我没那么多钱。
开一个店最少也得十万块钱,对于现在的我可能算不上什么,但对于当时的我就是一笔巨款,我看着**里面省吃俭用省下的三万块钱,心中又不禁懊悔起来,当初那八万块钱的彩礼如果还在,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的落魄。
即使如此可是我还是不想放弃,我年纪已经不小了,这种强烈的冲动也很难再有下一次,如果这一次放弃,我以后只能选择继续平庸。不,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,这一次我选择的,我一定要坚持下去。
但是我对这块土地也陌生了,心中的顾虑除了资金还没有我自身的经验问题。
人生最难过的事情莫过于借钱,我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回到了家里。
见到父母的时候,他们很愤怒,我还记得我父亲上来就是一巴掌,骂着我不孝顺,我母亲摸着我的脸颊,我跪在地上,看着父母发白的鬓边,我眼圈通红,但我却不敢落泪,不哭,并不是代表不伤心。
父亲打着打着就哭了,最后还是扶起了我,我知道,他从来都没有记过仇,只是给我一个台阶下。
听了我的创业梦想之后,父亲抽了一口闷烟,母亲则是摇了摇头。
孩子你折腾不起了!
我含着泪打着保票,就算是为了我这最后的梦想豁出去了。
父亲接受了,他带着我走遍了亲戚。
亲戚们大多都说我被人骗傻了,还要去搞项目,病的不轻。
可我知道我没病,我只是找到了一个他们还不能理解的成功项目。
大多人因为质疑选择了平庸,而我不甘就这么平庸。
十天后,父亲拿出了五万积蓄和借的两万块钱,拿着这些钱,那一刻我的手是颤抖的,心也是颤抖的,可我知道,我现在捧着的可是我自己的福运年。
拿着这些钱,我见到了总部的老板,畅聊了一番之后,老板很欣然的答应让我先跟着培训,同时辅助我来选取店铺,挑选得力的员工培训帮助管理店铺,这一下也让我稍稍的松了一口气。让我意外的是关于资金的问题,总部也为了我特别制作了方案,压缩了资金,也给我了足够的时间去准备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xhppeace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0-7 17:0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几个月的时间,我都在潜心经营,慢慢的,我的生意有了起色,从一开始的门可罗雀到现在的络绎不绝,甚至有一天创下了预约10人测算,请牌12尊,销售额88600元的记录!





       那一刻我真的坚信了我的决定,我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     随后的生意也越做越顺起来,客户也越攒越多,喝茶上香或者是感谢的人也是来往不断,这些人都是抱着虔诚的心态去和我交谈,也许世界真的和佛印和尚说的哪一样,心中有佛,看人人人都是佛。
    一年后,我在这个不足三十平米的店里面已经创造了百万的价值,帮助了许许多多的人,这一刻我觉得我是伟大的,更让我庆幸的是我也遇到了命中的她,这也许是我积攒的福报,是上天对我的恩赐。   
最好的安排只不过是来的晚了一点。
订婚的当天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前妻带着丈母娘竟然杀了过来,看到我今天这副样子,丈母娘腆着笑脸,央求着我放弃现在的女友,也答应把以前的八万还给我,只要我娶了她的女儿,就算是女儿嫁到我家也没什么关系。
看着丈母娘这般嘴脸我笑了,我瞥了前妻一眼,终于鼓起了勇气,将以前那句没有说出的话说出了口。
有的缘分只有一次,我们缘尽了,以后各自安好,两不相欠。
无论丈母娘再怎么央求,也无法改变我的态度,经营福运年这一年,我明白了一点,做生意和做人一样,一定要坚持本心。
命里有时终会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!
看着丈母娘和妻子后悔不已的离开,我心中的石头终于放在了地上,如果当初不是走过那个福运年的小店,我没有与佛结缘,恐怕这辈子我心中都会有一个过不去的坎。
现在的我也成家了,有了孩子,每天最喜欢的事情还是坐在店里,看门外人来人往,或许在某个经过的人中,就能遇见当初的自己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